夜刃

贵安,今早的日光甚是美丽。

【酒茨】茨苗不见啦!

*自家寮里获得第一只茨苗时的状况
*庆祝自己的吞崽终于不再是孤寡老吞
*总之就是高兴死了

今天安倍晴明的阴阳寮里也十分和谐。
作为安倍晴明的唯一的ssr式神,酒吞童子表示十分无奈。
于是他就成了寮里的顶梁柱。
今天他照常出去打麒麟。
回来以后,发现晴明的脸色大变,酒吞童子从未见过眼前的这位阴阳师会如此高兴,高兴得连他回来之后对他大吼他也没搭理。
过了一刻钟,晴明清了清嗓子,神清气爽地说道:
“吞崽,你看阿爸给你带来了什么?”
“晴明你又在乱搞什么。”
“就是这个!”
一个毛绒绒的白色团型的东西正安静地待在晴明的手心中。
“这是茨苗!大妖茨木童子的碎片!阿爸今天做悬赏得到的!”
“今后我们就会有一只小茨木……吞崽你要干什么!”
还未等晴明说完,酒吞一把揪起这个毛绒绒的小东西,小小的角,小小的身体,毛绒绒的是他那头白色长发,总之就是十分小个,不到半个手掌的大小。
酒吞看着那只毛团,只见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看了看他,缓缓开口道:
“挚友!”
“……”
酒吞沉默了三秒。
“晴明为什么他会像茨木那个蠢货一样,这么小一个也喊本大爷‘挚友’!”
想到之后会有一只白发大妖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口中喊着“挚友挚友”,酒吞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那还用说吗?作为茨木童子的一部分,肯定会有相同的性格啊!那茨苗暂且就交给你照顾了。”
“为什么是本大爷?”
“不是你还能是谁?只有你是他最亲近的人啊。”
“啧……”
待晴明离开,酒吞立马就把这个小家伙放在地上,自己则要离开。
茨苗看着挚友将要离开,着急地大喊道:“挚友你要去哪?别丢下我啊!”
“去打探索。”
“我、我也要去!”
“你那么小只,把你放在寮里比较安全。”
说罢,酒吞就离开了。
看着对方离开,茨苗急了。
奈何自己太小了,无法立刻就跟上对方。
怎么办呢?
这时,茨苗瞟到了酒吞身后的鬼葫芦,此时他正放在酒吞的脚边。
趁着酒吞没注意,茨苗用尽全身的力气一跳,双手攀到了鬼葫芦的一颗牙齿,然后又慢慢地爬进鬼葫芦口中,小爪子抓着其中一颗牙齿。
浓烈的酒香瞬间侵蚀了小小的茨苗,茨苗感觉整个人都要醉过去了。
突然,鬼葫芦晃了晃,下一秒就被酒吞背了起来。
但是里面的茨苗就不好受了,整个人都被颠簸得头晕眼花的。
探索过程中,对于茨苗来说,就是炼狱一般的感受。
酒吞攻击妖怪时,总要操纵起鬼葫芦喷出瘴气攻击敌人。
小茨苗只好爬出来,然后抓住了葫芦柄,防止自己被晃下来。
还好酒吞操纵鬼葫芦的时候,是从背后飞到头顶上方的,否则茨苗就要被发现了。
好不容易结束了探索,茨苗艰辛地爬回了鬼葫芦口中,不一会儿就累得睡过去了。
探索回来之后,酒吞就看见脸色阴沉的晴明正坐在庭院中。
看见酒吞回来,晴明第一句话就是:“茨苗去哪儿了?”
“他不是在庭院的樱花树下面吗?”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没有。”
“嗯?”酒吞走上前,发现茨苗还真不在树底下。
“奇怪了,那他能去哪里?”
“吞崽你竟然把茨苗给弄丢了!阿爸好不容易得到的啊!”
就在这时,鬼葫芦突然动了一下,“啪嗒”一声,毛绒绒的白团子从里面掉了出来。
“这是……茨苗?茨苗怎么会在你的鬼葫芦里啊?”
“本大爷怎么知道。”酒吞把茨苗捡起来,发现小家伙已经睡过去了,只不过有着一身酒气。
“没想到只是一个碎片还是那么的傻,本大爷又不会抛弃他,只是想让他待在寮里,比较安全而已。”
酒吞把小茨苗放在肩头上,让他睡得更加安稳。
茨苗被酒吞的动作弄得翻了个身,整个人趴在上面,睡得可香了。
酒吞就这么一直看着茨苗。
有一点可爱。
当然,酒吞肯定不会承认是他说的。

评论(2)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