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刃

贵安,今早的日光甚是美丽。

【酒茨】今天的茨木童子依旧没有来

咸鱼了很久赶了出来……BE向,大致是回忆杀,文笔不好求轻喷【跪地】

——

1
酒吞童子找了一个喝酒的好地方,苍翠欲滴的树叶与树枝交错着,阳光透过这层叠的树叶,就这样撒向四周,惹得四处有些金灿灿的,除了这番景象别无其他。

倒也是符合了酒吞童子的心意。酒吞童子一向不喜欢有多余的事物来打搅他,喝酒也是。

除了某个闹哄哄的家伙。

酒吞童子从随身携带的鬼葫芦中倒出一杯酒,慢慢啜着。

注满灵力的酒慢慢地流入体内,随之就是浓郁的酒香。酒吞童子惬意地喝着,突然想到某个家伙今天竟然不在,有些惊讶。

说起来,与茨木童子的相遇并到现在的相识,酒吞童子自己也有些感叹。

一天酒吞童子行走在这大江山中,那时候他还不是受众鬼俯首的鬼王,但也是这座大江山中最厉害的妖。

这时他感觉到一股微小的气息。

鬼的感觉是十分灵敏的,越是强大的妖怪越是如此,酒吞童子稍微感觉一下,就能发现这一股弱得可怜的气息在向他靠近。

“哼。”

酒吞童子向后一抓,鬼葫芦便出现在他的手中,一股瘴气便向后面袭去。

“噗通”一声,那小妖便躺倒在地,口中吐出几口鲜血。

白发小妖擦了擦嘴角的血,身上的妖气还未来得及收回,就立刻被强大的威压硬生生压回了体内,喉中泛起了血沫。

酒吞童子走了过来,站在白发小妖的面前。

酒吞童子一把拽过白发小妖,随后嘲讽地说道:

“刚刚成鬼的小子?也想偷袭本大爷。”

面前的小妖金瞳白发,额上的角像是刚长出来不久,脸颊两侧有些许片甲,正凶恶看着拽着他的红发大妖。

果然是刚刚化成鬼的鬼子。酒吞童子松开了对方,随手把对方丢在了一边。

刚一松开对方,那白发鬼又一次爬了起来,手中黑焰升腾,直直地向酒吞童子冲去。

“不自量力。”

“咻”的一声传来,金瞳白发的鬼子又一次倒下了,白发上沾染了一些血液,此时他狼狈地趴在地上,身上伤痕累累。

酒吞童子收回了自己的鬼葫芦,站在倒地的鬼子面前,冷眼俯视着。

“你很强。”白发小鬼又一次爬起来,擦了擦嘴旁的血迹,看着酒吞童子的眼神也变得不同起来。

“我想成为像你一样强大的妖怪。”话语缓缓传来,让本想吃了面前小妖的酒吞童子改变了想法。

“这个想法不错。”酒吞童子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面前的小妖是他第一次所见到的,不畏惧于他的妖怪,活了千百年的酒吞童子,总算是有了一个乐趣。

“不过看你的样子,要是再有其他妖怪来的话,恐怕你是抵御不了的吧。”

面前的白发小鬼已经受了重伤,就如同酒吞童子所说,要是再来一个妖怪,他绝对会被杀死。

“既然想要变成像本大爷一样强大的妖怪,在此之前,你先把伤养好,学会如何保护自己。”酒吞童子说着,一股红色妖气围在白发小鬼身旁,然后慢慢地附在对方身上,不一会儿就融了进去。

妖气的作用让白发小妖的伤恢复了些许,他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许久,又抬起头,对着那高大的红发妖怪道:

“谢谢。”

酒吞童子发出了无意义的哈声,他觉得有点好笑,妖怪之间从来就没有道谢这一说法,看来面前的鬼子还未真正化作妖怪,人类的特性还存在于他身上。

临走时酒吞童子才想起要问对方的名字,“小鬼,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没有名字……”

酒吞童子顿了顿,似乎想到什么,“既然这样,那就叫你茨木童子吧。”

“茨木童子……”白发小鬼愣了愣。

酒吞童子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紫色的双眸看了看茨木童子,他转过身,拿起自己的鬼葫芦,就这么离去。

“等等,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走了几步的酒吞童子并未转身,只是说道:

“等你成为了你所说的强大的妖怪,再见到本大爷的时候,本大爷会告诉你的。”

过了一年,正当酒吞童子无意走走的时候,一股黑焰向着酒吞童子的背后袭来。

酒吞童子早就感受到了对方的存在,于是轻松地避开了黑焰,反手就是一股红色的瘴气向对方袭去。

对方接下了酒吞童子的攻击,黑焰不断地从他的手掌冒出。

酒吞童子看着这个不用几月就长成大妖,并且实力也强了不少的茨木童子,嘴角稍微上扬。

“这下你能告诉吾你的名字了吧。”

“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就是那号称最强妖怪的鬼王,酒吞童子?”茨木童子那鎏金色的双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本大爷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过。”

“既然这样,就与吾决战一场吧!就让吾看看最强妖怪的实力有多强大!”说着,茨木童子身旁紫黑色的妖气暴涨,周围弱小的植株受不住这狂暴的威压,于是便瞬间枯萎了,属于茨木童子的威压向酒吞童子袭来。

“酒吞童子,来战!”

“呵。”酒吞童子也收回了他那慵懒的模样,不过嘴角还是继续上扬着,“你这家伙还真是烦人,也好,今天本大爷就与你打打好了,打完再去喝酒。”

话未说完,茨木童子早已冲了过来,一股黑焰直直地冲向酒吞童子。酒吞童子并不喜欢别人掌控着战局,他唤起鬼葫芦,红色瘴气从葫芦口喷出,与黑焰撞击在一起,霎时间强大的妖力散发出来,山上的小妖怪都在祈祷哪方妖怪可以收一下手以免让他们灰飞烟灭。

“短短时间内就如此厉害,茨木童子,看来本大爷也不能轻视你了啊。”

酒吞童子积攒的狂气越来越多,周围充斥着红色的妖气,空气中的威压越来越大,若是人类和修为不高的小妖,早已压迫致死。张扬的红发随着妖气引起的风流飘动着,这个气息强大的酒吞童子,众鬼俯首的王。

茨木童子看到这种情形,反而开始大笑,“继续吧,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再一次地瞄准了酒吞童子,身上的妖气不减反增,向着他的地方冲去。“啪”的一声,酒吞童子的脖颈旁出现了泛着紫黑色妖气,专属于茨木童子的手,下一秒那只手仿佛就要拧断那脖子。

这时酒吞童子不怒反笑,茨木童子正疑惑着,就是这一时间的失愣,那停留在茨木童子身后的鬼葫芦,早已喷出红色瘴气,尽数打在了茨木童子的身上。

胜负已分。

受了伤的茨木童子擦去嘴旁的鲜血,心甘情愿地说道:“吾输了,酒吞童子,吃了吾吧。”

“本大爷可没兴趣吃了你。”酒吞童子有些无语地背起自己的鬼葫芦,“茨木童子,虽然现在的你的确很强,但是破绽也不少。本大爷没时间跟你玩了,回去喝酒。”

“等等!”茨木童子站起来,“你很强,可否让吾追随你,做你的手下,永远不会背叛于你。”

酒吞童子扭头看了一眼对方,然后又回过头去。

“随便你。”

至此,大江山的鬼王添了一名得力的鬼将。

想到这儿,酒吞童子的酒喝完了,不过真是奇怪,凡是他出现,茨木童子必定会跟来。

只是今天茨木童子没有来。

酒吞童子有些扫兴,于是便拎起了自己的鬼葫芦,离开了此地。

2
今天是一个雨天。

大江山内雨落纷飞,暗沉的天空里阴云密布,雨滴不断地砸到地上,把大江山给洗刷了一遍。席卷而来的狂风把一些脆弱的植株给吹倒,哗哗的声响与不时从天边传来的雷音让人烦躁,一些小妖怪跑去躲雨了。山中有些过于寂静,只剩这雨声与雷声,不知要下到何时。

酒吞童子随便找了个洞穴,在里面生了堆火,把酒坛架在上面,不一会儿酒香就从温过的酒坛中飘出。

雨天喝着温过的酒,好像是茨木童子那家伙的做法,他说这种凉快的雨天,为何不喝点温热的酒呢,当时酒吞童子就笑他,哪有人像你这样喝酒,不过最后也依着对方,两人就着温热的酒,赏着这雨景。

这雨来得快走得也快,不一会儿就停了。路上坑坑洼洼的地方充满了雨水,被刚才大雨打落的新叶也有不少,统统掉在了地上,有一些落进了小水坑中,打着旋,轻轻地漂浮着。

雨后的空气总是十分的特殊。混合着花草树木的气味,泥土的气息,这种清新的气味,酒吞童子偏偏就喜欢这种气味,也许是作为妖怪,身上难免会有血腥的气息,对于酒吞童子来说,这种气味是十分难得的。

雨停了,酒吞童子却不想走,他想起每当雨停后,茨木童子偶尔会去摘一点林间的野果,说不上十分美味,只是用来解解馋,茨木童子找到更好的果子时,就会带回来,给酒吞童子看,露出和平时不同的笑容,像是邀功一般,鎏金色的双眸亮晶晶的,用酒吞童子的话来说,就是一只大型的白毛犬,茨木童子也不恼,他倒是乐忠于听酒吞童子对他的评价。

酒坛子里的酒已经冷了,大火变成了星星点点的小火焰,被烧得焦黑的枯木显露出来。大概是因为茨木童子不在,酒吞童子也没什么心情喝酒了,干脆喝完了酒坛子的酒,离开了洞穴。

3
夏日祭到来了。

酒吞童子虽然身为妖怪但有时会化作人类,然后去京都游历一番。对于人类的节日,他还是很熟悉的。

夏日祭的到来,街道两旁都是些小摊铺,小摊铺售卖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这个摊铺卖着各种各样的鬼面具,那个摊铺又卖着一些小孩子喜爱的小玩具,还有其他一些小饰品,摊子的风铃声清脆悦耳,引来了些许年轻女子去挑选。还有夏日祭不可缺少的美食,老板的吆喝,周围都是人群,热热闹闹的夏日祭,酒吞童子也参加了。

酒吞童子化作普通的人类男子,穿着浴衣,平时束起的红发也放了下来,披散在身后,脸上别着刚刚在摊铺买来的面具,正慢慢地走着。

“苹果糖!香甜的苹果糖!”

“苹果糖……”被苹果糖吸引的酒吞童子走上前,红彤彤的苹果外面裹着一层晶莹剔透的糖衣,看上去甜腻腻的。

夏日祭时茨木童子总会化作人类女子,说是想体会一下人类的节日,实际上就是为了这苹果糖。一个大妖会喜欢这种甜腻的东西,说出去不怕人笑。酒吞童子光是看着就不是特别想吃,然而茨木童子偏偏就喜欢,吃得十分高兴。

酒吞童子买了一个,犹豫了一下,还是咬了一口,蜜糖在口中融化开来,紧接着就是苹果的甜香,香甜四溢。

“怎么茨木会这么喜欢吃这个……”酒吞童子有些苦恼,虽说味道不错,但他不是特别喜欢甜食,看了看只咬了一口的苹果糖,想到某个家伙在他身边嚷嚷“挚友你尝尝嘛”,他叹了口气,还是决定把剩下的苹果糖吃完。

慢慢地解决完这个苹果糖,酒吞童子想了想,打算买几个回去,给那白发大妖吃,但又想到最近他都不在,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酒吞童子站在河边看了会儿花火大会,朵朵花火绽放在空中,一个接着一个,绚丽多彩的花火升上天空,以星辰布景的夜空极其好看。

“茨木你看……”酒吞童子下意识地说道,半天没有人回答,他这才想到茨木童子没来。

今天的茨木童子依旧没有来。

4
酒吞童子做了一个梦。

有关于茨木童子的梦。

梦中茨木童子出现了不止一次。

酒吞童子醒来后,发愣了好一会儿。

大概是因为茨木童子不在的缘故吧,总是会忆起他。

酒吞童子有些烦闷,于是化作人类,去京都走走。

街上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平民百姓安好地过着日子。酒吞童子找了家酒坊,随意要了一坛酒,他偶尔会喝一点人类酿造的酒,虽然不如他的神酒,但还是可以的。

酒吞童子走着走着,不巧便走到了安倍晴明的庭院前。

庭院中有一些安倍晴明收养的一些小妖怪,安倍晴明像是注意到什么,像庭院外的酒吞童子打了声招呼。

“酒吞童子?好久不见啊。”

酒吞童子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对方。他并不想停留在对方的庭院,只是在他快要离开的时候,安倍晴明说了一句:

“看来你的咒已经解开了。”

酒吞童子刚要离开的脚步顿住了,他想到了什么,又像是自嘲一般地笑了笑,离开了这里。

“那不是酒吞童子大人吗?听说他天天都在等茨木童子大人呢,但是茨木童子大人……”不远处的草妖萤草看见酒吞童子路过,疑惑地说道。

“小声点儿!可别被酒吞童子大人听见了,其实他也挺可怜的……”一旁的桃花妖连忙让对方打住了嘴,看着对方离开,同情地说着。

“是啊,其实每个人都知道的吧,只有酒吞童子大人不知道。”

“可是刚才晴明大人说他的咒已经解开了啊,不过不知道他的咒是什么呢。”

“这是他的事情,我们就不要过多干涉了吧……”

两妖一同叹息道。

5
今天的酒吞童子依然找了个好地方喝酒。

喝着喝着,平时难以醉倒的酒吞童子却喝醉了。

迷迷糊糊地看着面前颇好的景色,也迷迷糊糊地说道:

“茨木你还是不回来吗……”

千杯不醉的鬼王此时靠着树,身旁尽是喝空了的酒坛子。

他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渺小而卑微,直到现在才发现的东西。他睁开眼,眼中是掩盖不住的落寞。

今天的茨木童子,依旧没有来。

评论(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