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刃刃刃刃刃

这里是夜刃!主混yys,吞吹茨吹红叶吹,站酒茨,不定时更新中。

【酒茨】棉花糖与巧克力(上)

重发,这一次把车补上了。
短篇HE,心眼吞×天然呆茨,ooc算我的。
祝大家新年快乐——

1
茨木趴在办公桌上,正发愁哪里可以买一些糖果,就听到一旁的女同事在讨论,茨木耳尖地从其中捕捉到“街角开了一家新的糖果店”。
“好像还是手作的……”
手作糖果店!这对茨木来说简直是个重大消息。他瞬间坐直,继续做着自己的工作,脸上还带着微笑,仿佛吃了糖果一般。
“小茨,怎么啦,这么高兴。”
同事青行灯端着咖啡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看到旁边的茨木如此高兴,她笑了笑,敲了敲对方的头。
茨木捂住被敲的地方,揉了揉自己蓬松的白发,有些无奈地说道:
“灯姐你干嘛敲我啊,没什么啦,只是刚才听说街角开了一间糖果店,手作的呢!”
看着茨木眼中快要冒出小星星,青行灯有些无语,怎么她会收他做弟弟呢,一听到糖果就控制不住自己。
茨木是个糖果控,超级的那种。
尤其是棉花糖,可以说是茨木的最爱。
在青行灯看来,一个男人会喜欢棉花糖,确实有点奇怪。但是茨木长得好看啊!挺年轻,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邻家少年似的,可爱的小弟弟,蓬松的白发让人想揉一把。以上是青行灯的原话。
茨木刚来没多久,就受到很多女同事的关照,可以说是很幸福的了。其中就有青行灯,一直把他当弟弟关照,茨木也就理所当然地叫人家姐姐,之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知道你喜欢糖果啦,不过据说今天刚开业就有很多人排队呢,怕是等不到你下班就卖完了。”青行灯若无其事地说着,一边喝着刚才冲好的咖啡,“嗯,味道不错。”
“什么!”茨木惊得站起来,完全不理会其他人的目光大喊道,“怎么能这样!”刚喊完就引来一些人低低的偷笑声,茨木不好意思地道歉,坐回座椅并且低着头,鎏金色的双眸中满是沮丧。
青行灯好笑地再一次敲了敲对方的头,“骗你的,虽然很多人,但不至于一下子卖完,你就等到下班后再去吧,反正还有不到半小时,你看。”
青行灯指了指工作台,上面的钟表显示着时间为下午4:35,五点下班,也不用等太久。
可是茨木现在已经把心思放在糖果上了,牛奶糖、水果糖、棒棒糖、夹心软糖……满脑子糖果,根本听不进去青行灯的话。
他第一次这么痛恨时间过得那么慢。
青行灯看着茨木整个人都沉浸在糖果中了,无奈地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

2
五点一到,茨木第一个收拾完东西离开公司,要不是不允许,他可能就要冲出去了。
夕阳西下,茨木根据其他人说的,走到了街角,那里果然开了一间糖果店,外表天蓝色的装潢,里面铺着木制地板,如青行灯所说,果然有很多人排队,不过也不是特别多,十几个人左右。
茨木放心地舒口气,高兴地走进那家糖果店,进到店里,茨木差点没喊出来。各种各样的糖果,各种精致的包装,哪一个都是茨木的最爱。
茨木满心欢喜地找到了棉花糖,拿起了有着精美包装的棉花糖,离开时还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再拿一袋,没到三秒,茨木果断地再拿了一袋。
谁叫棉花糖是他的最爱呢。
揣着两袋棉花糖高兴地去排队结账,很快就到茨木时,茨木愣了一下。
收银员是个年轻男子,红色的头发扎成短短的单马尾,前额留有刘海,一双紫色的眸子,精致的容颜,不苟言笑的表情,正站在收银台后工作。
太好看了吧……怪不得这么多人。轮到茨木结账时茨木还愣愣地看着对方,手中的棉花糖快要掉落在地。
“这位顾客……”带有磁性的嗓音响起。
“啊?哦!对不起!我马上结账!”茨木反应过来,立刻翻找着自己的钱包。
茨木并不知道自己脸红了,第一次被男人吸引住视线,不得不说真的很好看。茨木边找着钱包边想着。
收银台后的男子一直看着茨木,轻轻勾起嘴角,要是有其他女子看到,大概又会有很多尖叫声了。
结果越找钱包越找不到,茨木急了,又翻了一遍自己的公文包。
没有。
看着对方由一脸惊讶变成一脸茫然,然后又变成一脸绝望,收银员开口了:“这位顾客,你该不会是忘带钱包了吧?”语气中带点调侃的意味。
“嗯……”茨木想起自己因为赶着离开,忘记了放在抽屉里的钱包,想到自己买不了棉花糖了,整个人立马沮丧起来,像是仓鼠缩起一般。“对不起,我下次再来买。”茨木低下头,又看了看棉花糖,然后深吸一口气,忍痛离开。
“这位顾客请留步,本店刚刚开张,今日来到本店的顾客都会免费赠送自己想要的糖果一袋,您正好是我们今日的最后一位顾客,可以再获得一袋糖果。”
收银员一串话语砸进茨木脑中,“免费获得”这四个字他听得清清楚楚。
“你说的是真的吗?!”
“本店可不会在第一天就欺骗顾客。”
茨木立马走回了店里,看着对方把包装好的棉花糖递给他,鎏金色的双眸溢满了喜悦,双手接过棉花糖,目光又停留在了对方身上。好好看啊……这个人……茨木心想道。
收银员好像察觉到他的目光,勾起嘴角,任由对方看着。
“这位顾客?”
“啊!对不起!”茨木收回了他的目光,耳尖却是红透了,窘迫地移开视线,“那我先走了。”
等等,为什么他要离开还要跟对方说啊,他们只不过是陌生人啊!
茨木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头,这下倒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对方了。
“嗯,请问顾客叫什么名字?”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茨木愣了愣,三秒之后,茨木整理好情绪,回答道:
“我叫茨木,你呢?”
对方笑了笑,“酒吞。”
酒吞吗……有点熟悉但又不知道在哪里听过的样子……茨木摇了摇头,打算回家好好享用他的棉花糖。
“欢迎下次光临。”
酒吞若有所思地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像是想到了什么,笑了笑,走回了店里。

3
青行灯看着正在快速收拾东西的茨木,无奈地问道:
“又是去那家糖果店吗?”
“嗯!”茨木一边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好,一边把报告递给青行灯,“灯姐,麻烦你把报告给一下总经理,我要快点去挚友那里,帮他做牛轧糖。”
“真是的……好啦我知道啦,快去吧。”
“谢谢灯姐!”
茨木一溜烟地离开了。自从那一次去了糖果店之后,茨木就天天去那里,连续一个月,每一次去都会买他最爱的棉花糖,时不时还主动地帮酒吞。而酒吞也从刚开始的惊讶,到之后的无奈,谁知道茨木依赖上他家的棉花糖了呢。
茨木心里美滋滋的,没想到酒吞长得好看人也那么好,跟酒吞成了挚友,他倒是高兴地不得了,又能吃糖果又交了一位挚友,真是太好了。
“这孩子……不过这样也好。”青行灯叹了口气,似乎有些高兴地说着。
青行灯伸了个懒腰,“这年头帮人还真是难啊。”
顺着走得不能再熟的路,茨木按时来到了糖果店。这会儿已经没有什么顾客了。厨房飘来了一丝丝香甜的气味,酒吞正在做花生牛轧糖。
“挚友!”茨木高兴地喊道,“我来帮你吧!”
“嗯。”酒吞把碗里融化了的棉花糖加入花生碎和些许奶粉,然后递给对方,“帮我搅拌吧。”
“好!”接到任务后茨木雀跃地搅拌着,凡是挚友让他做的事,他都会做,挚友交给我的任务我绝对要完美完成!茨木心想着。
酒吞当然不知道茨木心里这么想。自从茨木把他当挚友,他时不时就会想,茨木这么个傻乎乎的白毛糖果控,在骗子横行的年代,用糖果会不会很容易就被骗走了。
茨木搅拌好了那碗棉花糖,酒吞把棉花糖弄成长条状,然后放入了冰箱,又从里面拿出了早已做好的牛轧糖,放在了台面上。
“挚友已经做好了一些了啊。”茨木惊呼道。
“因为你来的太慢了,所以本大爷早就做好了一些。”
“公司下班的时间就是这样嘛……以后我会尽量来早点的。”
茨木挠了挠头,无奈地说道。一边看着酒吞把牛轧糖切成一条条小型的牛轧糖,小小的花生仁清晰可见,甜甜的香气扑鼻而来,茨木看着看着,吞咽了一下,觉得这糖肯定很好吃。
“张嘴。”
“啊?唔……”条件性反射的张开嘴,下一秒茨木的口中就多了块牛轧糖,茨木愣愣地看着正在喂给他吃牛轧糖的酒吞,对方紫色的双眸中倒映着他的身影,让他不禁红了脸。
“好吃吗?”
“好、好吃……”茨木咀嚼着牛轧糖,花生的香气和浓郁的甜香充斥在口中,只是刚才挚友的举动让他还没缓过来,说话都是舌头打结的样子。
“喜欢就带一袋回去吧。”酒吞笑了笑,把牛轧糖装进精致的小袋子中,用绸带绑好,递给了茨木。
茨木接过后,呆呆地问道:“那挚友你又要重新做了……真的就这样送给我了吗?”
“啧……本大爷送给你你就收下。”真的很想看看他脑中装了什么。酒吞心中吐槽道。
“那就谢谢挚友了!”不顾对方复杂的神情,直接解开了手中装着牛轧糖袋子的绸带,轻拈一块牛轧糖,然后整块都扔进嘴里,吃着糖果的腮帮子鼓了起来,整个人因为吃到喜欢的糖果而喜悦起来。“挚友做的牛轧糖果然好吃!”
酒吞还想说些什么,看到茨木这副模样,他只好止住了话语,无奈地看着对方吃着,不时还说道:“吃那么多糖就不怕蛀牙和喉咙疼吗?”
“没事的!我每天早晚都有好好刷牙,并且常喝凉茶的!”
“啊……”酒吞扶额,“真是个大笨蛋啊……”
“挚友你说什么?牛轧糖果然很好吃……”
“……没什么。”

4
茨木正面临着一个大问题。
对他来说,是人生中一个重要的抉择,就相当于棉花糖和夹心水果糖放在他面前,让他选一个。
茨木盯着手机屏幕,上面有着酒吞发来的消息。
“明天要跟本大爷一起去买做糖果的材料吗?”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挚友邀请我去买材料啊!
茨木第一眼看到这个消息时,整个人都高兴地快要蹦起来。
等等……他好像想起来,青行灯让他明天去帮她搬一下新买的家具……亲姐的请求总不可能直接拒绝吧?
一边是挚友,一边是灯姐……该要怎么办啊……
茨木懊恼地发了一句消息过去:
“挚友,可是我明天要帮灯姐搬家具……”
“青行灯吗?”
“嗯……”
“本大爷知道了。”
看着对方发来的消息,茨木知道肯定这个邀请要泡汤了,他沮丧地放下手机,打算拿今天酒吞给他的牛轧糖来吃。
“叮铃——”
手机屏幕突然亮起,一条消息发了过来。
茨木拿起手机,上面显示的是青行灯发来的消息。
“嗯?灯姐?”
“小茨你明天不用帮我搬东西了,我找其他人就行了,麻烦你啦。”
“真的?不会那么巧吧!”
正在吃牛轧糖的茨木看到这条消息差点没噎到,他惊讶地发过去:“灯姐,真的不用我帮你了吗?”
“不用了,放心不是姐姐嫌弃你,是不想麻烦到你啦。”
“……”茨木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这不是梦。
“太好了!”茨木连忙给酒吞发消息,“挚友我明天不用帮灯姐搬东西了!”
“嗯,那就好,就明天早上九点吧,在糖果店门口见。”
茨木激动地在床上滚了两圈,再次看了看酒吞发的消息,确定这不是假的,又滚了几圈。
“明天跟挚友出门啊……早点睡吧,可不能迟到!”
于是茨木就早早地睡下了。而另一边的青行灯正在咒骂着某人,“搞什么鬼,仗着自己职位高就欺负人,你以为我想啊……还随随便便就扣工资……抠门!”
青行灯坐在自家的沙发上,看着手机上发来的“不取消就扣工资”这句话,差点被气得想摔手机。
“哼,要不是这事很重要,谁想帮你!”

5
早上九点。
今天的茨木比往日都要元气,鎏金色的双眸亮晶晶的,柔软的白发依旧看了想让人揉一把。茨木按时地到达了糖果店,发现酒吞已经在那里站着了。
“挚友!你等了很久吗?”
“没有,刚到不久,我们走吧。”
酒吞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衫,袖子挽到了手肘处,领口也解开了一些,精致的锁骨显露出来。茨木跟在酒吞身边,不时看了看身旁的酒吞,尤其是看到对方的锁骨时,耳尖稍稍地红了起来,又连忙转过头去,目光倒是不知道要放在哪里了。
这些小动作通通被酒吞收进眼中,酒吞不禁轻笑了一声,只觉得这个偷看的动作显得茨木莫名的可爱。
茨木把头撇了撇,努力不让自己的视线往酒吞那里看去,这下倒是脸颊都染上了些许红色。
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买好材料之后,两人都拿了一些,酒吞像是想起什么,对茨木说道:“等我一下。”然后走到了对面的一家店铺里。
茨木在原地等了几分钟,只见酒吞从店铺中走了出来,手中拿了一个东西。
“接着。”话音刚落,一串铃铛落在了茨木手中,正当茨木疑惑之余,酒吞说道:
“送你了,不许弄丢,给本大爷戴好了。”
“谢谢挚友,只是我戴在手上戴不进啊……”茨木愣了愣,这串铃铛对他来说,戴在手上的话戴不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酒吞看了看茨木。许久,说了一句:“那就戴在脚上。”
“嗯……”茨木攥紧了手中的铃铛,发出了轻微的铃声,却没注意到自己的嘴角正微微上扬。
之后茨木还真的把它戴在脚上了,走路的时候铃铛声清脆悦耳,只是平时在外的时候摘了下来,在家里倒是戴着。
在家里的时候,每逢听见这铃铛声,茨木总觉得自己的脸热热的,心里总会想到他的挚友。

6
最近这几天茨木倒是没怎么去糖果店里了。
家里的棉花糖早已吃完,可是茨木就是莫名地不想去糖果店里。
说起来还是之前酒吞送了他铃铛之后,他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酒吞了。
平时跟酒吞相处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干脆就不理对方好了。
然而不理对方茨木当然是做不到的,只好避免与酒吞相处的机会,今天也是,茨木找了个“自己身体不舒服”的借口来搪塞对方,而自己正趴在办公桌上,时不时地叹气。
“小茨,今天也是一样呢,不去糖果店吗?”
一旁的青行灯手中端着一杯咖啡,一边悠闲地喝着一边问道。
“嗯,只是今天有点不太舒服,所以就没去……”茨木闷声说道。
“那就得好好休息呢,不过过两天好像是你挚友的生日呢。”
“嗯……什么?挚友的生日!”
茨木立马拍桌而起,作为酒吞的挚友竟然不知道对方的生日,实在是太丢人了。茨木心中吐槽道,完全忘记了刚才如何与酒吞相处的苦恼。
青行灯喝着咖啡,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茨木,然后说道:
“据说他喜欢巧克力呢,尤其是酒心巧克力。”
“那我可得准备好挚友的生日礼物!”茨木兴奋地说道,完全忘了自己刚才还在为如何与酒吞相处而懊悔的样子。
青行灯无奈地看着面前这个一提到挚友生日就一瞬间振作起来的大白毛,有些无奈,“小茨呀,怎么一提到你那挚友就立刻振作起来了……”
“啊……对哦我好像忘记了一个问题……”茨木激动的神情立刻僵在了脸上,虽说挚友生日要到了,但主要问题是该怎么面对挚友啊!
“嗯?怎么了吗,难道你们两个吵架了?”
“怎么可能,我跟挚友的感情那么好!没什么啦,我去准备挚友的生日礼物好了。”
茨木摇了摇头,他跟挚友之间怎么可以有隔阂,那可是他的挚友啊,他也不能因这种小问题困扰这么久。这么想着,茨木又打起了精神,开始斗志满满地想着准备酒吞的生日礼物。
青行灯笑了笑,“那小茨可要加油哦,酒心巧克力对你来说有点难做吧。”
对了,茨木并不擅长料理,更别说做酒心巧克力了。
“放心吧灯姐!我会努力尝试的!”
为了挚友,怎么也得努力尝试一下!
虽说自己好像没有吃过酒心巧克力……

7
“又失败了……”
这是茨木第十次尝试做酒心巧克力了,然而还是以失败告终。
茨木看着碗里作废的巧克力,沮丧地解开自己的围裙,清理这些厨具。他已经很努力地去尝试制作巧克力了,也在网上找了教程,可就是做不好。
他看过酒吞做巧克力,成品和他自己做的简直天差地别。
“明天就是挚友的生日了啊……怎么办我还没学会做巧克力呢……”
茨木苦恼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鎏金色的双眸中满是担忧。虽然之前青行灯已经劝过他做不好就买一盒送给对方好了,然而被他一口回绝了。
这可是挚友的生日礼物,怎能不用心去准备。
于是到现在,他都没有做出来。
茨木叹了口气,他打算去见酒吞。这几天都没有去见挚友,不知道他对方会有什么反应。自己一言不发地躲着对方,这也不是一件好事,总得去见对方一面的。
还是不得不与酒吞见面了。茨木无奈地想着,便起身整理好厨房,打算去糖果店。
今天的天气好得不像话。湛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偶有微风擦过,细细的阳光散射到各处,落在茨木柔软蓬松的白发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芒。茨木抬手挡住了照进他眼中的阳光,心跳却快了些许。
去糖果店的路程并不是很远,于是现在,茨木到达了店门口,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深吸一口气,推开了玻璃门。
映入眼帘的并不是他那熟悉的挚友,而是一个陌生的男子。
他正站在柜台前,似乎注意到茨木的到来,他转过身,好听的声音响起:
“我叫大天狗,酒吞有点事不能来,所以就叫我看一下店铺了。”
“哦……”
“他说,你来了就看守店铺,我就可以走了。”大天狗继续说道。
“明白了……等等,我来看守店铺?!”
茨木惊讶地指了指自己,看着大天狗点了点头,茨木差点没高兴坏。
“挚友让我看守店铺!太好了我肯定会完成他给我的任务的!”
“果然酒吞的话他都听……”大天狗小声嘀咕着,心想茨木根本就是个酒吞的小迷弟吧……大天狗无奈地拿出一张纸,递给茨木,“这是计划表,也就是今天在店里要做的事。”
茨木接过计划表,握着拳说道,白发随着动作轻微摇晃着,“交给我了,我会好好看守店铺的!”
……
“呼……”
完成工作的茨木累得瘫在桌上,一个人管理店铺果然很累,又是收银又是整理货架清点货物,一天下来,茨木早就累得不行了。
“饿了……吃些棉花糖吧。”茨木感受到肚子传来的饿意,想起自己还没吃什么,货架上还有剩余的棉花糖,于是茨木揉了揉自己的头,起身走向货架。
货架上剩下一两袋棉花糖,“怎么棉花糖卖得那么好……”茨木抱怨地拿走一袋,指尖刚想向扎紧棉花糖的绸带探去,却注意到货架的最底下放着一个盒子。
“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放在这种地方?”茨木把棉花糖放在一旁,伸手拿起了那个盒子。“酒心巧克力?”
茨木有些好奇,他从未尝过酒心巧克力,面前这盒酒心巧克力大概是酒吞的,茨木打开了盒子,属于巧克力的香气散发出来,本来就饿的茨木忍不住吞咽了一下。
“就吃一块……应该没问题吧?”
茨木拿起一块巧克力,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吃了进去,浓郁的巧克力香混杂着醇厚的酒香在口中溢开,茨木眯了眯眼,又忍不住吃了一块。
……
当酒吞到的时候,就看到茨木安静地趴在桌子上,面前的盒子空了大半,脸上有着不自然的红晕,注意到酒吞的到来,抬起头笑眯眯地说道:“挚友你来啦!”
“你这家伙……”酒吞走上前,面前的盒子正是他那盒酒心巧克力,度数倒是挺高的,没想到茨木却吃了一大半。
看来茨木已经醉了。酒吞啧了一声,这家伙,真让人操心。
“过来,本大爷送你回去。”酒吞开口说道,看着茨木迷迷糊糊地站起来,又听令地走到酒吞面前,酒吞见状,直接就把对方给背了起来。
“挚友你背我干什么?我可以走的啊。”茨木打了个嗝,带着浓重的酒味,酒吞撇了撇嘴,随后又感觉到对方用脸蹭了蹭自己,“不过挚友的背好暖啊……”
“难道本大爷还要放你一个人走?就你这个样子不走丢就不错了。”说完,又将对方背紧了点。
“嗯……”茨木小声地应着,走了一段时间茨木才发现跟平时回去的路不同,于是他靠近酒吞的耳旁提醒道:“挚友你走错了,这不是去我家的路。”
湿热的气息让酒吞愣了一下。回头看向自己背上的茨木,没有平时那么活蹦乱跳的茨木,紧紧地靠在他的背上,稍微地眯着眼,正定定地看着自己。
心里升腾起异样的感觉,酒吞扭回了头,“先回本大爷家里,明天你再回去。”
“嗯……”
轻飘飘的语气传来,脖颈上的双手又紧了紧。以后不能再让茨木碰酒心巧克力了。酒吞无奈地想道。

8
酒吞把醉了的茨木放到了床上,看着茨木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模样,酒吞扶额,“本大爷给你熬点醒酒汤先。”
“挚友!先别走……”看见酒吞要走,茨木立马制止道。“好久没看见挚友了,所以挚友不能走那么快。”
“啧……”这个麻烦鬼,话说还是他先莫名其妙避着他的吧!酒吞十分无奈,“本大爷不走,只是去给你熬醒酒汤。”
“这也算走!”茨木扯过被子,把自己卷成一团,又把自己蒙起来,“我不管反正挚友不能走!”
“……”酒吞的耐心都快被磨完了,要不是茨木吃了酒心巧克力还醉了,也就不会弄出个麻烦鬼了。
“不许蒙头。”酒吞上前扯开了对方攥着的被子,一双湿润的鎏金色眸子,茨木只是安静地看着面前的酒吞,脸上还有未散去的红晕。
气氛开始变得暧昧起来。
“啧……”酒吞低下了头,“茨木,有没有人告诉过你,用这种表情看着别人,会很危险。”说罢,酒吞抬起了对方的下颔,对着那微张的唇,吻了下去。

新年快乐嗷

评论(1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