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刃刃刃刃刃

这里是夜刃!主混yys,吞吹茨吹红叶吹,站酒茨,不定时更新中。

【酒茨/中长篇连载】反派对调(1)

*杀手paro,略微腹黑的心机吞×容易炸毛的茨
*突然诈尸开连载!很久不码字请多多关照!

——
夜晚总是令人着迷。

一到夜晚,平日没有的喧嚣热闹在风花雪月的场所出现,抛却白日的苦闷烦恼,在纸醉金迷的世界中总会有一些迷途的羔羊沉溺其中,放纵一切的心理掩盖了不易让人察觉的危机感。

“又是让我来解决这些蝼蚁。”

好听的清秀男声响起,夹带着一丝不屑与轻蔑。白发的男子擦拭着手中还带着血液的军刀,月光落下,在刚刚擦拭好的军刀上折射出白发男子的容颜,一双鎏金双眸光芒流转。看着地上的尸体,白发男子皱了皱眉,心想待会儿该如何处理他们。

“都怪晴明那个家伙……最近总是给我安排这种任务,回去之后一定要骂他一顿。”

正当茨木小声地嘀咕着,细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来。即便只是一点点声音,但对于茨木来说总是要做好戒备——你并不能得知这是否代表着危险的降临。茨木没有转身,只是攥紧了手中的军刀,眼中划过一丝凌厉。

“刚才看见你匆匆忙忙地离开,原来你在这里。”同样好听的男声响起,明明只是普通的一句话,茨木却怔在了原地,原本攥紧的手也松开了。那个声音略微停顿了一下,茨木能感受到那人的目光凝聚在他的身上,然后又越过他,看向了那堆尸体。

“看来你最近很忙啊,茨木。”略带笑意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不对……现在我得换一个称呼了,地狱鬼手,是这个吧?”

茨木静静地听完了这句话,尤其是当对方提及到“地狱鬼手”这四个字的时候,眼中的寒意不断翻腾,将原本流转的光芒掩去,眸光忽暗忽明。

“既然你知道了,那么也早就知道我的目的了,对吧?不然就是过分的愚蠢了,我的……挚友,酒吞童子。”

话音刚落,茨木转过了身,冷冽的双眸对上了另一双紫色的眸子——那个被他称作“挚友”的红发男人。紧接着,茨木飞速地向着对方袭去,动作之大搅动了周围的气流,衣角扑簌地卷起,刀光一闪,不知残留过多少鲜血的军刀向着酒吞的脖颈刺去,但偏偏在只剩几毫米的距离处,军刀并未如料想中的那样,能够看到那一抹鲜红。虽然只有一瞬,对于一个想要扭转局势的人,这已经足够了。军刀被瞬间夺走,茨木略微失神地对上酒吞似笑非笑的神情,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恼怒地想要夺回自己的武器,却被对方一手抓住了手腕,紧紧地箍住无法动弹。酒吞另一只手拿着那把军刀,明晃晃的亮光映在茨木的脸颊上,在茨木惊讶的神情中,酒吞凑到了他的耳旁,略带呼气的语句传入耳中,带着满满的戏谑:

“你输了。”

只不过是几个眨眼的瞬间,茨木便转为了被动的角色。另一具躯体向他压来,重心不稳的两人翻滚在了地上,摔倒的声音在这弥漫着血腥气味的巷子中格外清晰。后脑砸在地上的震感刺激着脑中神经,以及袭来的剧痛让茨木倒吸一口冷气。从地上扬起的尘土更是让他不适地皱起眉头,从身体上传来的压力无时不刻地提醒着茨木自己正是一个失败者。

酒吞将对方的双手高举过头顶,而另一只手则是拿着本是茨木的军刀,正抵着茨木的脖颈。刀身的冰凉感不断侵袭着茨木,而两人身体的贴合并未让周围的气氛染上几分旖旎,反倒让茨木清楚地看见了酒吞那紫色双眸中,自己慌乱又如此失态的狼狈模样。

仿佛在他面前,茨木自身就变得不一样起来。

“执行任务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刺杀目标时的分心。”

“很可惜,你偏偏就犯了这样的错误。”

毫无波澜的话语一字不漏地传入茨木耳中,茨木敛去眸中一丝不明的情绪,这种略带讽刺意味的语句让他冷笑了一声,成为自己“挚友”的猎物,这也是茨木本身没有想到的,茨木阖上了双眸,最终开口说道:

“你杀了我吧。”

原本脖颈上该传来的痛感并没有如期而至,甚至连带着那种压迫感也消失了,茨木睁开眼,皱起眉头,满是不解地看着站起来的酒吞。酒吞没有说话,只是背对着茨木。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最终还是茨木打破了这凝重的气氛,他站了起来,揉了揉发红的手腕,将心中的疑惑吐出: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仿佛知道茨木不会就此满意这个答案似的,酒吞再一次说道:“你不接受的话,你也可以为这大半年来的挚友情谊。”

茨木抿紧了双唇,他也没有过多地追问,但眼中的疑惑并没有因此化开。

“你回去吧,我帮你处理现场。”

茨木没有坚持要留下来,在对方话音刚落的时候便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这个寂静的地方。在茨木身影彻底消失在这个巷子的时候,酒吞这才转过身,紫色的双眸中晦暗不明。

茨木并没有立即回到自己的居所,而是来到一个同样僻静的地方,没有人在这里来往,倒是有一幢精致的建筑矗立在这里,茨木理了理自己的衣物,让自己的装束看起来没有那么脏乱。茨木径直地走向那幢建筑,站在大门前用指尖不断地摸索着什么,最终在一个隐蔽的凹陷处摁下自己的拇指,“咔嗒”一声,门打开了,确认四周没有人之后,茨木轻柔地推开了门,踏进了那栋建筑之中。

寥寥几人在大厅中各自忙碌着,这些都是跟茨木同一组织的成员,互相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后,茨木走进大厅南面的电梯,当电梯停在第五层的时候,茨木走了出来,向着右边的走廊拐去,到达尽头的房间前时,茨木的手做出了推门的姿势,像是想到什么,他撇了撇嘴,正想开门的手变成了礼貌性的敲门姿势。

“咚咚咚……”

“请进。”

熟悉的声音响起,茨木总算是打开了门,进入了这个偌大的房间。房间里的装潢和一般的个人办公室没什么两样,只是没有过多的严谨与压抑,这也很符合这个房间的主人的性格。黑色的办公桌上堆满了文件和情报,坐在桌前的男子拿着不知是哪个任务的情报,正在认真地查看。文件的另一侧放了一杯带有热气的摩卡,在茨木进入这间办公室的时候,男子放下了情报,拿起杯子轻抿了一口,双眼看向了茨木。

“晴明,我失败了。”

“失败了”三个字换做平时从茨木口中说出的话,按照茨木认为的,安倍晴明绝对会讶异和皱眉,因为茨木的能力他是深知的。但这一次晴明并没有惊讶,甚至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这倒是换成茨木露出不解的神情了。

“你不惊讶吗?”

“比起这个,你应该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晴明无奈地打量着面前的男子,原本干净整洁的衣着此时尽是灰尘和污渍,还带有一点血迹,原本被扎起的头发也变得乱七八糟。“你这是怎么了?”晴明又一次抿了一口杯中的咖啡,“你难得这么狼狈。”

被别人说自己狼狈并不是什么开心的感受。茨木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挫败,不过只一会儿就消失了,鎏金色的双眸暗了暗,茨木开口说道:“不小心被抢走了军刀,然后又倒在了地上。”

晴明皱了皱眉,显然是对于茨木轻描淡写的描写感到不满,不过他也没有追问下去。倒是茨木在说完之后,随意地找了一把椅子坐上,然后又在晴明另一张放有点心的桌子上找出了一盒牛奶,拆开吸管啜饮起来,又含糊不清地补了一句:“他也识破了我的身份。”

“嗯。”看着茨木如此快地振作过来,晴明早已见怪不怪,对于茨木不拘小节的举动也任由着对方。“果然不是一般的人,只能说真不愧是他吗?”像是自言自语一般,晴明兀自地说完这句话后,又一次拿起刚刚被看完的情报,没有理会拉下脸来的茨木。这个时候,茨木最讨厌这样的晴明了,总是故弄玄虚,因为茨木迄今为止都不知道他那任务中的“挚友”酒吞童子,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毕竟今天酒吞显露出的一面,就已经推翻了茨木心中那个“酒吞童子是个普通人”的安慰说辞。现在晴明又一次卖关子,茨木终于忍不住了,泄愤地咬扁口中的吸管后冷漠地问道:

“晴明你别装傻,总是不说出酒吞的身份,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说当然是有原因的,只不过……”晴明话题一转,“你就是不能知道,还有任务的失败当然不能说明什么,他没有杀你就不错了,我倒是庆幸不已,像你这样优秀的劳工我上哪儿找。”

“……请你去死可以吗?”

看着茨木的脸色彻底发黑,晴明摇了摇头,失笑道:“我开玩笑的,别生气嘛,这次给你放假一星期休息一下。这么晚了,你也回去吧,累着了可不好。”

平时出任务的时候不见你这么说。茨木在心中把晴明鄙视了上万遍之后,才跟晴明道了谢,离开了这个据点。

——tbc.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