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刃刃刃刃刃

这里是夜刃!主混yys,吞吹茨吹红叶吹,站酒茨,不定时更新中。

【酒茨甜向】Flower Dance

*短篇HE,ooc有,小甜饼敬上
*双向暗恋向

——
1.
茨木童子有着一家小花店,作为花店的主人,茨木总是悉心打理这些花朵。每一日的清晨,只要路过花店,便能闻到由各种不同的鲜花散发出的花香,混合在一起,变成另一种沁人心脾的香气。而且你总能看见那个白色的身影在花店中忙忙碌碌,把运来的鲜花摆在合适的位置。

花店的位置恰好在一家大型公司的附近,人流一多,于是茨木的花店生意总是不错的,每天都会有一些人想要给自己的朋友、亲人或者爱人送上几朵鲜花,来表达自己的情谊。各种各样的花有着各自的花语,送什么样的鲜花也是有不一样的含义的。作为一个常年与花朵打交道的人,茨木早已知晓每一种花的花语,这也是这家花店一大特色。

花店的客人是络绎不绝的,但让茨木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叫做酒吞童子的红发男子。酒吞刚好是那家大型公司的职员,每一天的早晨,茨木总能看见酒吞一身西装革履地走进花店,然后带走一小束花朵。时间一久,茨木对他也有了一丝留意,但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对话,茨木还是在对方填写花语卡片时知道名字的。

今天的天气仍旧是那么晴朗。

茨木正忙着卸下车上的鲜花,然后打算把那些花扎成精致好看的花束,满天星、红玫瑰、矢车菊……各种的花朵被茨木一一搬进了花店之中,当最后一种鲜花卸好后,茨木伸了个懒腰,正准备去拿包装纸和丝带时,店门口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你好,有什么需要的吗?”

是酒吞。不知怎的,茨木心中竟然生出一丝喜悦,语气也染上了些许愉快。

“打扰了。”酒吞看着茨木马上停下了刚才的工作,以为误扰了对方的工作,双眸略微敛了一下。“想问一下,这里有像阳光一样的花吗?”

“啊,阳光一点的花啊……类似于向日葵这种的吗?”

“也许,如果有的话请帮我扎成小花束吧。”

“好的……等等!先生……”茨木突然冒出另一句话,因为他想起了向日葵的花语。“冒昧地问一下,您是要送人吗?如果要送人的话……”是不太合适的。茨木默默地咽下未说出口的话,他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语气中有着一丝失落。

“不,我不送人,只是放在办公室就行。”

“太……啊啊,不是的,对不起!我马上就帮你包装好。”

茨木匆匆忙忙地在一堆鲜花中找出最耀眼的几朵向日葵,又拿红色的包装纸和丝带小心翼翼地扎好——与酒吞头发相符的颜色,弄好这些后茨木捧着那束向日葵递给酒吞,视线交错的时候茨木只觉得自己的脸颊在慢慢地升温。也许已经红了一片,茨木心想。“先生,您的花。”茨木说着,酒吞接过了那束向日葵,指尖不小心触碰到了茨木的手背,反射性地缩回手后,茨木更加不好意思了,只好低下头不去看对方,被触碰到的地方似乎在微微发热。

“谢谢。”话语中夹带了一丝无奈,酒吞看着面前这个耳尖在发红的青年,嘴角微微上扬,发出一声轻笑。“工作辛苦了,那么明天再见。”

“再、再见……”

待到那个身影消失后,茨木才缓过神来,伸出了一只手捂住脸,发丝遮挡住了神情,但还是能看见那发红的脸颊,和无法抑制的上扬的嘴角。转身看见各种各样的花朵都在准备着摆弄,茨木又开始忙活了。但也是这时,茨木发觉,自己早就喜欢上了那位常常来到花店的客人,有着红发紫眸的酒吞。

2.
也许比想象中的还要喜欢些。茨木这么想着,手中拿着的带刺的玫瑰不小心扎破了指尖,嘀咕着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茨木拿创可贴止住血,把最后一束玫瑰摆在花架上显眼的位置后,又伸了个懒腰,瘫坐在一旁的藤椅上。阳光恰好洒在藤椅和花架上,暖洋洋的感觉袭上茨木的心头,连带着那个身影,鎏金色的双眸不禁变得柔和起来。酒吞……真想时时刻刻见到他啊。一个想法出现在脑海中,便会产生出更多的新想法。茨木突然想到,也许自己可以匿名给酒吞送花,酒吞不知道,他也不用拘束,借此去看酒吞,这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听起来还真是不错啊。茨木兴高采烈地决定要实施这个计划,完全忽略了另一方面——被识破的风险。

但茨木可不在意这么多,就算不是因为私心,他仍然会选择给酒吞匿名送花。他希望酒吞能够每天都能闻到好闻的花香。

第二天的早晨,酒吞照常路过了花店,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带走任何一枝花,只是与正在给鲜花洒水的茨木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茨木。”

“啊……先生,早上好!”茨木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对方是跟他打招呼,只是……“先生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面对茨木的疑惑,酒吞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又示意茨木看看自己的胸前,茨木低头,看见了自己衬衫上扣着的小徽章,上面印着“茨木童子”。茨木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但转眼一想,平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的徽章,因为尺寸比一般的徽章要小一点,加上现在的人只是来看花的,又不是看自己,自然就没有多少人注意他的徽章了。但即便这样,茨木还是习惯性地别上了这个小徽章。

酒吞注意到自己的徽章,那是不是就说明……对方也是关注着自己的?不对,茨木你怎么总是臆想这么多!疯狂地甩掉脑中的想法,茨木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手背,让自己的神情不那么奇怪。

“我还以为没有很多人注意到呢……先生能注意到这个我还挺高兴的。”

“嗯,那么我就先走了。”酒吞轻笑了一声,看向茨木的双眸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

“先生再见。”

酒吞走后茨木松了口气,然后干劲满满地打理着鲜花,又从不同的花中悉心挑选出几朵,扎成了小花束。茨木思前想后,还是写了一张小贺卡别进去。捧着花束的茨木想到待会儿就能够让酒吞接过自己亲手送的花,嘴角又一次向上弯起一个弧度。

“还是戴一顶帽子比较好吧……”为了不让酒吞看见待会儿自己躲闪的眼神,茨木戴了一顶生成色的小布帽,帽檐在低头的时候刚好能遮住自己的双眼。茨木满意地点了点头,捧着鲜花准备实施这个计划。

3.
“您好,请问您是要找哪一位呢?”

前台的接待员礼貌地向着茨木问道。茨木张了张口,还是说出了那一个名字。

“酒吞童子。嗯……我是附近花店的,来给他送花。”

“好的,您乘坐电梯到八楼再往右拐就可以到了。”

向接待员道谢之后,茨木按着指示走进了电梯间,按下“8”之后,茨木发觉到自己的手心已经黏糊一片,细密的汗珠布满了手心。自己紧张吗?答案是无疑的,毕竟这是茨木个人做出的决定,仅仅是为了能够与酒吞接触得更多。

“呼……到了。”

茨木此时站在了办公室的门口,透过磨砂玻璃隐隐约约能看见里面还是有很多人的,只是现在似乎是休息时间,脚步声和谈话声很嘈杂。心跳得好快……茨木深呼吸了几次,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推开了那扇玻璃门。

“是花店的老板呀,你是要给谁送花呢?”

果不其然,一进去就被认了出来。为了掩饰自己紧张的心情,茨木只好露出一个笑容,抿了会儿唇,说出了自己要找的人。

“酒吞童子。请问他在吗?”

“原来是酒吞啊,喏,他在那儿。”说话的人指了指某一个角落,茨木向着那边看去,与其他人不同,酒吞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桌上的文件,并没有停下来休息。

“谢谢……”茨木没有太过于注意周边的人,只是径直地走向了酒吞,顺带扯了扯自己的帽檐,这样对方就不会看到他不停躲闪的眼神了。

“是茨木啊,竟然来主动找我了,有什么事吗?”

刚刚站定在酒吞面前的茨木,然而对方先他一步开了口。酒吞停止了手中的工作,站立起来面向茨木,话语中带有一丝戏谑意味,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惊讶的样子。

“那个……先生我是来给你送花的。有一位匿名顾客拜托我送给你,请你收下。”

茨木镇定自若地说道,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实际上心跳的频率在逐渐加快。茨木将花束递了过去,还带有水珠的花朵呈现在酒吞面前。

“那帮我替他说声谢谢了。”

酒吞自然而然地接过了花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又说道:“花挺好看的,看得出来很用心呢。”听到这句话的茨木怔了怔,后知后觉的时候脸颊微微发烫,这应该是酒吞对他的赞赏吧,茨木甚至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看来这是一个好的开头,茨木这么想着,抬起了原本微垂的头,干净的容颜上有着显而易见的羞赧,但更多的是笑颜。

“谢谢先生的称赞。”茨木不好意思地说道,原先拘谨的感觉渐渐消失,只不过茨木还是不敢正视酒吞,害怕自己迷迷糊糊之中就不知道说了什么。

酒吞把花束放在了一个显眼的地方,阳光刚好透过窗户照射在鲜花上,折射出淡淡的光泽。

“对了,以后不用喊我先生了,直接叫名字就好。”酒吞无奈地说道,明显是不满意茨木对他的称呼。

茨木眨了眨眼,直接喊对方名字觉得还是很别扭,转眼之间,茨木就想到了另一个称呼。“那我可以喊你‘挚友’吗?”

“你喜欢就行。”

太好了!茨木从未没有像这样高兴过,仿佛整个人都浸在名为喜悦的温泉之中,就差没有蹦起来了。鎏金色的双眸中光芒流转,异常好看。

“那么挚友,我先回去了。”

跟酒吞道别之后茨木就离开了,倒是酒吞身边又凑过几个喜爱扒出别人秘密的人,一个劲儿地问着酒吞为什么跟花店的老板聊这么久,最后全被酒吞一句“闭嘴”给打发走了。酒吞坐回椅子上,看着那捧花束,又像是想到什么,无奈地笑了笑。

“真是个笨蛋。”

4.
之后茨木基本上每天都是定时送花给酒吞,而酒吞也乐意地收下了。就这样持续了两个多月,从秋季一直到冬季,直到酒吞要出差到外地的那一天。

“茨木,我明天要出差,大概一个月,告诉那个送花的人,暂且不用送花来了。”

“啊,好的挚友。”

“怎么了?”酒吞照常放好鲜花,转头便看见茨木的脸色并不是很好,于是便轻笑一声,“不舍得我吗?”

一句带着调侃意味的语句传入了茨木耳中,原本要回答“我没事”的茨木突然乱了阵脚,耳尖不出意料地开始发红,只好慌乱回答道:“什……不是……”

连茨木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失落倒是被酒吞给发觉了,还真是令人不好意思,还有这过于暧昧的意思更是让茨木再一次心跳加速。

“挚友……你……我……不是这样的……嗯……”

这种情况下的茨木开始语言混乱起来,让酒吞忍不住再一次笑起来,伸出手揉了揉茨木那蓬松的白发,直接忽视了那瞬间泛红的脖颈。

“不逗你了,先回去吧,一个月之后见。”

“好……”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茨木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有像酒吞说“保重身体”之类的祝语,还有那从覆盖着头顶掌心中传来的温热,让茨木下定了决心。

不能继续隐瞒下去了。

还是说出来好了!

一瞬间茨木就无比期待一个月后酒吞的回归,那也是他最重要的一次机会。

5.
一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但是茨木却是煎熬的。当初自己决定要在酒吞回来的那一天表明心意,可现在离那一天越近,茨木就突然不想让它到来。但时间并不会因此停止,于是在酒吞将要回来的前一晚,茨木就收到了来自酒吞的消息。

“明天我就回来了。”

“那挚友需要我去接你吗?”

“嗯。”

等等……我好像说了自己要去接挚友?茨木发过去之后酒吞就秒回了,让茨木撤回的时间都没有。“果然还是得说出来啊……”茨木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开始想象,若是对方拒绝了,然后再也不想见他了呢?这是茨木最害怕的。

“唉……”茨木叹了口气,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第二天傍晚,茨木提前到达了机场,现在已经是寒冬季节,这个点接机的人也不如平时那么多。茨木出门时完全没有意识到外面有多冷,忘了戴围巾和手套,身上的加厚了的大衣都无法阻止寒气侵入身体之内,寒风刺骨,茨木只好找了一处背风的地方,坐在座椅上等着酒吞。

“茨木,醒醒。”

“挚友!你到了!”看着面前熟悉的人,茨木险些就要鼻子一酸,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嗯。”酒吞解下了自己的围巾,在茨木愣住的神情中围在了他的脖颈上,一圈圈缠绕着,直到整个脖颈都被覆盖。“等了多久?我来的时候看见你坐在这里睡着了,还有怎么不穿多点,鼻子都被冻红了。”略微责备的话语中却是满满的关心,茨木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只能说出“挚友”两字,还带有鼻音,睫毛颤动了几下,眼泪掉下的同时连忙被茨木给揩去,但还是被酒吞看见了。

“走吧,我们去暖和一点的地方。”酒吞牵起了还怔在原地的茨木的手,茨木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却被握得更紧了。

酒吞把茨木带到了一家奶茶店,点了一杯热可可后递给了茨木,“喝点热饮,你的手也是冰凉的。”

“嗯……好的,谢谢挚友。”茨木接过了热可可,小啜了一口,霎时间暖流向着四肢百骸流去,茨木呼了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热可可,准备说出心中一直埋藏的秘密。“挚……”

“茨木,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傻呢?”

刚想说话的茨木瞬间被打断,紧接着又是一个“重磅炸弹”扔在他身上。

“送花也是,匿名的那个人不是谁,他就是你。”酒吞伸出手,指腹轻柔地摩挲着茨木略微发红的眼角,“还有刚刚,竟然不小心哭了,笨蛋。”

仍旧是暧昧的语句与动作,这下轮到茨木惊讶了,似乎自己早就进入了酒吞的掌控之中,那么酒吞……

“茨木,我喜欢你。”

不出意外地像是应证茨木心中的想法似的,酒吞看着那双鎏金双眸,逐渐泛起与平时截然不同的光芒,嘴角弯起,勾勒出一个弧度。

巨大的喜悦感与幸福感一下子充满了心房,茨木仿佛觉得这个世界开始不真实起来。像红酒般醇厚的声音带着温柔,一字不漏地被他听了进去。茨木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了,坐在那里好半天了才说道:“我也是……我也喜欢挚友。”

仅凭一句话就把对方给弄得七荤八素,酒吞眸光一闪,把茨木揽入了怀中,“今晚我们可能不能回去那么快了。”

酒吞怀中的茨木哪还有什么力气反抗,任凭对方说什么他就点点头,迷迷糊糊地就着了酒吞的道。结果这一晚茨木都是哭喊着的,从一开始他就已经落入了酒吞的陷阱之中。

6.
办公室内。

“酒吞,可以把你的策划书给我看一下吗?”

“嗯。”

“等等……你的文件夹怎么夹着一株向日葵的干花啊?挺好看的,没记错好像是那个花店的老板送的吧。”

“不舍得扔,就做成干花了。”

——End.

评论(2)

热度(102)